牧师,我是谁?

◎洪慧燕

老师母打电话来,说好久没有看到我们夫妇俩,要我们找一天去家里坐坐。

那天,我和外子排了时间,一同前往探望老牧师、老师母。师母满怀喜悦地开门迎接,像是看到女儿女婿回娘家似的;接着在我耳边低语:「牧师最近退化得很严重,变得不爱讲话。」

一路相伴  从初信到证婚
我走到牧师的房间门口,看到他老人家静静地坐在床边,遂大声打招呼;老牧师抬起头,微笑、点头、轻轻的一声「ㄟ」回应我们。看到牧师这样,心情有些複杂,赶紧转往厨房帮忙师母预备料理,留下外子在客厅陪伴牧师。

只听闻外子寒暄几句,牧师就应答几句,然后陷入一阵沉默。师母于是催着我回到客厅,毕竟我是老牧师一手耕耘带大的小羊,从初信、受洗、大学推荐信、证婚,都是老牧师一路相伴。

记得新婚时,因外子是日本人,受过日本教育的老牧师,每週三特地骑摩托车到我家,陪我们读圣经。为了体恤外子初到台湾,中文不流畅,牧师还常日语、英语夹杂着台湾国语,仔细说明。

老牧师的牧养方式很阳春,土法炼钢,总是不辞辛劳,骑着摩托车到会友家探访。他深怕有人不明白信仰的宝贵,遂自製小册子、福音单张分送,希望会友牢牢记住上帝的话语。

心心念念  更多人认识归主
前几年,他更急切地鼓励弟兄姊妹动起来传福音;拿着一张图,画着许多人在船上,仅一人划船,其余袖手旁观。牧师语重心长的说:教会如果是这样,传道人就很辛苦;如果大家都动起来,福音就可以传给更多人。

又有一回,老牧师指着教会附近新落成的国民运动中心,开心地对我说:将来我们去那里聚会!

我皱起眉头问为什幺?牧师说,那里可以容纳一、二千人呀!

牧师心里,总期望有更大场地,吸引更多人进到教会认识上帝。

近年,老牧师历经几次受伤意外后,家人禁止他骑摩托车;老人家则改搭公车,继续关心羊群灵命。然而老化侵袭步步逼近,健忘加剧,牧师的记忆逐渐停留在过去。

师母提到,有一次家里电器坏了,老牧师到电器行请师父维修,竟留下教会的地址和电话。我听到时,略感悲伤,那个地址与电话是牧师最深的记忆,一辈子重要的服事工场,牧师馆也曾座落同一栋楼。

话语藏心底  宝贝不忘记
望着老牧师的寡言,我像调皮的小羊,不断打开他过去谆谆教诲的话匣子。

问:牧师最近有读圣经吗?
答:有啊!
问:读哪里呢?
答:启示录。
我捣蛋地说:启示录很难读懂耶!
老牧师皱了皱眉头:不会呀!里面都是神的话,很宝贝。

在他心里,神的话是最宝贝;也因此牧师证道总是中规中矩,甚至略嫌冗长。年轻时,不明白牧师为何总在绕圈子讲信息。年纪渐长,约略明白牧师的心意,因深怕有人不了解圣经,故不断使用不同例证,让每个人都听得懂。这样殷勤传扬上帝话语的传道人,如今却渐渐地把话语封藏心底。

当老师母準备好一桌美味佳餚,我们四人一同坐在餐桌前,我再度调皮地说:「牧师谢饭!」老牧师惦记上帝的託付,祷告词中仍展现忠心的主僕样式。

享用丰盛美食之际,我逗趣地问:「牧师,我是谁?」
老牧师没有转过头,淡淡地答:「慧燕啊!」

剎那间,我的眼眶泛红,牧师记得我!

老化衰退  牧者心肠不变
牧者记得羊群,不是理所当然吗?但是牧者退休后,回归一般长者身分,老化、记忆衰退,仍记得曾牧养的小羊,表示曾将此人信仰生命放在重要位置。

约翰十章14节:「我是好牧人,我认识我的羊,我的羊也认识我。」几年前,最后一次请老牧师写推荐信,老人家记忆已开始退化,一张有关推荐者对申请者认识程度的问卷,其中问道:申请者的情绪稳定度如何?老牧师认真思考后,然后诚恳地说:脾气不太好。

当下听到略为沮丧,因为牧者眼中的我不是个性情温逊的小羊;然而我也感恩,因为牧者认识我,不论是乖巧、良善、暴躁、叛逆的小羊,他都知道,也以神的爱来爱群羊。

离别时,老师母再度提醒我:「要常常回来给牧师看一看,不然他会忘了妳!」
我大声的回应说:「一定会!」

相信老牧师就算往后日子里,忘了现在的我;心灵某个角落,必然有个重要资料库,记录曾经以神真理的话语餵养我、为我代祷、欣喜所牧养的羊群在信仰道路不偏离──这就是牧者心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