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工程师们!我把 Javascript 关掉一星期,网路

亲爱的工程师们!我把 Javascript 关掉一星期,网路

你知道吗?在我们平常浏览的网路之外,存在着另一个网路。它是一个没有广告、没有滑也滑不完的页面、也没有跳出视窗逼你订阅的网路。你甚至不用装浏览器扩充套件或用特殊的软体才能找到它。你需要的仅仅是在你浏览器中稍稍的更改一个设定,把「Javascript」这个选项取消勾选就可以了,就这幺简单!

JavaScript 是一种程式语言,几乎适用于所有现行的浏览器 。网路发展初期,这种语言其实是被用来撰写一些像是同意书下方的「 已阅读」这类简单功能。但随着资讯爆炸网路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各种浏览器支援的功能也越来越多, JavaScript 就成为了在错综複杂的网路架构下,写网页程式的工具了。

最有名的例子像是 Google Doc,它甚至还威胁到了文书处理软体。但其中有个问题,当你到访一个网站时,镶嵌在网页上的 JavaScript即自动启用。对我们来说,很难知道那些程式码到底对我们做了什幺,很可能我们就因此被病毒攻击。

JavaScript 同时也是檯面上、檯面下的那些讨人厌的网路广告不可或缺的关键。 近年来不管是因为觉得隐私受到侵害、有安全的考量,或者单纯的只是觉得网路广告很芭乐,很多人陆陆续续安装了 ad blocker (广告阻挡器 )。

就在上週,国际知名的金牌间谍史诺登( Edward Snowden)与《The Intercept》杂誌访谈时提及:只要是人都有权力和义务去 阻挡广告 ,至少在网路服务提供者或是广告商能保证没有使用者会受到「恶意广告(malvertising)」和「殭尸病毒(zombie cookies)」攻击之前,都应该要这幺做。

  • 关掉 JavaScrpit 一週,世界和平了不少

    已经有少数人渐渐开始重视阻隔网路广告这件事情,并且已经进一步开始关掉 JavaScript了。这个月初,我决心要加入他们的行列,我告诉自己:「至少要撑一个礼拜」,去看看没有 JavaScrpit的世界。一週后,果不其然,我已经对当今杂乱不堪的网路,心生畏惧。

    亲爱的工程师们!我把 Javascript 关掉一星期,网路

    说真的,我一开始也很难离开没有 JavaScript的世界。

    不过, 不用 JavaScript 整体来说,网页开启速度之快,就好比把一颗充饱的气球瞬间刺破一样,啪!就开好了 。我的笔电的续航力也因此大幅提升,我现在不需要为网路上那些林林总总的东西分心了。

  • 「关 JS」大法好!

    最让我惊喜的是,不仅很多东西都还能用;而且很多时候,效能甚至更好。我享受页面开启的飞快、续航力的跃升、网页浏览干扰的微小,并且再也不用去担心是不是连 Ad Blocker 本身也有问题了! 我想告诉大家,关闭JavaScript不是骇客的行为,更不是要去规避什幺事情,这只是浏览器中的一个功能罢了,不想要自然可以关掉,而那些没办法配合这个需求的广告商,当然没有办法用这类不安全的广告来骚扰我们啊,就这幺简单!

    当然,关闭 JavaScript 并不能完全保证你不被追蹤,因为大部份的使用者还是会留下 Cookies,这也可能会涉及隐私保障的问题。

    想想我们光是造访一个网站,就足以留下多少数据资料;如果那个网站还援引了其他网站的字体或是图片等等的,当然也能获得关于你的资讯了。 Mozilla (火狐浏览器)公司的首席资安工程师 Daniel Veditz指出:「 近年来最大的资安问题,并非来自于 Javascript,反倒是 Adobe Flash和 Acrobat 更容易出问题。」不过, 关掉JavaScript可以把曝险的部位缩小,进而减低第三方可能撷取你资料的可能性。

    当你在工作,非不得必须要浏览「全 JavaScript网页」的时候,其实只要打开一个新的视窗,然后把设定暂时打开就好了,非常简单。你其实也可以选择像是 Google Chrome商店里的「NoScript」扩充功能,去筛选哪些网站你要打开 Javascript哪些你选择关闭。

    不过站在「网路自由(Internet Freedom)」的立场,大家不应该接受来路不明的 JavaScript,这是一个明确的信念,建立自己的网路主体性不受他人操控,请帮忙分享这个理念。

  • 网路解放运动: JavaScript程式码透明化

    自由软体基金会( FSF)不提倡捨弃 Javascript,反之,它希望的是将 JavaScript程式码透明化,进而让使用者更容易掌握它。

    基金会创办人 Richard Stallman(早期的 GNU免费作业系统就是由他设计的)几十年来一直都在提倡,要软体商释出它们商产品的程式码,让使用者能够检验甚至是做出些许修改来发布属于他们自己的产品。对 Stallman等人来说,「了解」并「使用」程式码,是使用者的「自由」,这个自由不仅是「实用主义」的体现,更是一种「道德的高度」。

    可想而知, FSF自然是反对 Adobe Flash平台进入网页的。但消息指出, Adobe已弃 Flash 转而投向 JavaScript了。 FSF基金会在 2013年举办了一场「Free JavaScript(解放 JavaScript运动)」,提倡「所有网站皆应使用免费且公开的原始码,至少让网站在没有 JavaScript的情况下还能运作。」目的是为了帮助使用者,摆脱那些「受权 Javascript」编码。

    为此, FSF帮 Firefox (火狐)开发了一套叫做「LibreJS」的扩充功能,来阻隔大部份的 JavaScript。除此之外,基金会还跟 Reddit 和Greenpeace (绿色和平组织 )的工程师合作,携手降低了他们网站对 JavaScript的依赖性。不过,说到目前最成功的案例,就非Crowd Supply莫属了,他们是新创募资的典範。

    Crowd Supply 的合伙人 Joshua Lifton说,在 Stallman来信邀请他参加「解放 JavaScript运动 」前,「授权 JavaScipt」早就已经在他的黑名单内了 。从 Crowd Supply 最畅销商品中不难发现,其中很多都是使用 Novena 跟 Purism 这两种开放原始码编写笔记型电脑。很多的买家,也都是关闭 JavaScript的支持者。 「每天都有人来信响应这个运动,所以非常确定的是,参加人的绝对不会是还在使用 JavaScript的那些人。」有些响应的人士,非常赞同这样的理念,有些则还没发觉 JavaScript对他们造成的影响。

    不论如何, Lifton认为「授权 JavaScript」 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他把公司里绝大多数的「授权 JavaScript」产品,一扫而出。他们的网站,虽然是使用 Google Analytics (网页分析 ),但顾客们依然能够从进来到出去,拥有完全无 JavaScript的购物体验。 Lifton说,无 JavaScipt网站变得更快更容易使用,他觉得就是因为这样,销量才会提升。他告诉我:「商业行为不是道德的反义词。」

    至于我嘛 …我在週末再度打开了 JavaScript。迫使我这幺做的原因是因为,没有了 avaScript, Google Chrome浏览器里面有很多扩充功能不能使用,再加上我很爱上网浏览影片,点阅设计精美的互动式图片,所以….

    不过,这次的尝试,让我更想知道 如何在网路的世界里,透过浏览器设定,掌握自己主体性 。这次经验告算我, 网路上有多少我们不需要但却被强加在我们身上的内容,而要抵制这些内容,我们只需要一个按键就够了。

    文章来源:wire ,图片来源:dot Conferen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