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师三轮车‧泰踩到新加坡‧1公里1元筹助贫童

牧师三轮车‧泰踩到新加坡‧1公里1元筹助贫童(吉打‧亚罗士打)大马牧师谢志文两度从清莱踩踏三轮车至新加坡,只为替清莱一所面对财务困境的儿童收容所筹募义款。谢志文不畏辛劳,一步一脚印地总共踩出9000公里的爱心之路,精神可嘉。一令吉可以买到20颗糖果或两杯白开水,作用不大;可是却有人为了区区一令吉,肯牺牲自己的精力、时间和精神,踩着三轮车踏遍约3000公里行程,只为了筹募一公里一令吉的款项。来自槟城的49岁牧师谢志文在泰国清莱一间非营利儿童收容所担任义工,为了筹募儿童们的生活费,他向当地商家提出一项献议,即他踩踏三轮车从清莱出发至新加坡,每踩踏一公里,商家就捐出一令吉。二度踩三轮车环新马他为了让孩子们过着三餐温饱生活,耗费了自己的体力和精力,展开第二度踩三轮车环新马筹募款项。他在去年10月首度踩三轮车从清莱出发至新加坡展开筹款运动,而这次他是于今年2月展开第二度筹款。这次他再度成功以自己的血汗,换来了收容所儿童们约3000令吉的生活开销。谢志文在28年前离乡背景到清莱偏僻贫穷乡村一间儿童收容所Agape Children’s Home,义务教导儿童英文,后来成为那间儿童收留所的院长。如今已是泰国永久居民的谢志文,在清莱娶了一名泰国籍妻子和落地生根,并已生儿育女。他接受《》专访时说,儿童收容所原位于偏僻郊区,在2007年7月才搬迁至市镇区。当地所收容儿童有75名,全是孤儿、长期受虐待、爱滋病患者以及精神患者等,年龄介于3至17岁。商家感受诚意捐献“近年来,收容所的儿童人数越来越多,加上慈善团体的捐款有限,因此收容所开始陷入财困窘境。而在一些时刻,我也会向附近商家筹募款项,过程非常辛苦。”后来,他觉得,通过这种徵求筹款的方式取得的款项很有限,因此他想到以体力筹募款项行动的计划,即踩三轮车环新马筹募,希望筹募更多款项。“这计划主要也是为了让捐款商家们感受到收容所的诚意,只要商家肯捐献,我愿意付出体能,一脚一诚意的完成任务。”他说,他喜欢踩脚车,这次善用其爱好进行筹募款项换取儿童的三餐温饱。因此他向商家献议,即他踩三轮车从清莱出发至新加坡,而他每次踩到一公里,商家就捐出一令吉。计划马拉松跑步环马筹款谢志文透露,趁他还有体力为儿童收容所筹募款项,他计划以马拉松跑步行动展开筹募款项,而地点是从清莱巡迴跑马来西亚半岛。他说,他曾在2008年驾着本田70CC老爷摩多,从清莱出发巡迴马来西亚,整个车程约6500公里。后来,他分别在2009年和今年,以踩踏三轮车展开筹募款项。单程3000公里3週完成爱心洋溢的牧师谢志文说,在踩踏三轮车环新马路程中,由于他没有携带地图,唯有一路上以路牌或询问路人指路抵达地点,当然偶尔也会走一些冤枉路而浪费了时间。“我是从泰北清莱开始踩三轮车,穿越大马吉打、槟城、霹雳、雪兰莪、马六甲、森美兰以及柔佛各地大街小巷,终点为新加坡。”他说,在第二次展开踩踏三轮车行动时,三轮车在巴生途中发生故障,他只好乘坐巴士回清莱,再从清莱驾货车到巴生,将三轮车载到槟城维修后,再从槟城重新出发。“我每天清早8时30分开始踩三轮车,至晚上10时休息,单程的路程长达3000公里,耗用了3週的时间才完成目标。”庆幸路途中没遇祸他披露,在泰国路程中,每逢到了晚上,他会把三轮车停留在添油站,然后睡在三轮车内,或向佛庙或教堂借宿过夜。“至于大马方面,由于我在全马各地都有朋友,所以我抵达任何地方,会到朋友家过夜。”他坦言,三轮车与一般普通脚车比较之下,三轮车的脚踏器比较重,因此三轮车需要耗费巨大力气去踩踏。他庆幸一路没有面对任何问题,包括病痛、受伤,或者被打劫事件。任务完成‧“战车”送使馆谢志文完成任务后,已把其古董三轮车送给泰国驻新加坡大使馆,作为他代表收容所筹款“走入”泰马新的幕后有功者。当初他是以500令吉购买那辆古董三轮车,经过翻新后,三轮车焕然一新。去年10月,谢志文首度展开环马新筹募运动时,它前后走了约6000公里的路程。而这一次虽然老铁马在巴生发生故障而需维修,但最终它依然陪伴谢志文完成了从清莱至新加坡的单程踩踏任务。谢志文指出,第二次踩三轮车筹款行动仅是从清莱到新加坡而已。随后他乘坐巴士回槟城老家,然后驾货车返回清莱。缺钱收容所‧买低等碎米充饑谢志文说,儿童收容所过去常面对经费不足的问题,只能买最便宜的低等碎米煮饭来充饑,或在会所空地种植一些蔬菜果和饲养家禽来维持生活,所幸附近居民也会时常送食物给那所儿童收容所。此外,由于清莱盛产的蜜糖无法在当地卖出好价,所以,谢志文的友人也托他带蜜糖到大马售卖,以从中赚取一些款项,并捐给那所儿童收容所。他希望来自全世界各地义工能到收容所教导儿童读书或一些手艺,使他们在掌握手艺后,能找到自己的生活方向及自力更生。“由于清莱多数地区属于贫穷地区,经营一家儿童收容所并非易事,每个月须耗费鉅款应付开销,包括饮食住宿及工人薪水等开销。”他说,虽然泰国政府为儿童提供免费教育及医疗,但其他开销则需由收容所负责。收容所的儿童平常做手工,赚取微薄收入补贴开销。‧2010.0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