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6 看什幺?

「全国区域计画草案」

(另一个很重要,但被忽略的议题。转自孙穷理的脸书,以下引述内文)
不只是集水区土地解编的问题,这个「全国区域计画草案」恐怕得好好读一下,举例来说,在这里面,以「完全无法进口粮食」的假设,计算出(维持粮食安全)农地面积需求为74万至81万公顷(为什幺有这幺大的落差?)而依据去年「全国农地资源总盘点」,继续做农业生产的耕地是68.6万公顷,但是这是连休耕面积一起算的,如果要扣掉休耕的面积(用20万公顷来算好了),剩下实际生产的面积不到50万公顷。

苹中信:让我们讨论蔡明亮 (胡晴舫)

(转自李金莲的脸书,以下引述内文)
蔡明亮谈论退休,台湾惯常冷嘲热讽。这大概是台湾社会目前最擅长的。台湾从混乱的政治生活只学会轻蔑二字,我们学会嘲弄、揶揄,撂重话当笑话,什幺事情到了我们眼里都脱不开政治阴谋,我们没有了文化眼光,只有政治表态,无文化胸襟而有谩骂的勇气。这些年来,因为对政治的失望,引发大众对公共事务越发不信任,心态冷漠。但,谁说只有颱风假、胖达人麵包、于美人婚姻才算公众议题?电影文化当然是公共事务,蔡明亮出片,本该是一桩社会事件,难道不值得挤下半张报纸版面?

台电称访核一说讚 菅直人否认

(台电,不解释。转自Wei-Liang Shih的脸书,以下引述他的注解)
人家前脚刚走,就把前日相菅直人的话断章取义,又马上被当事者打脸。
出了个国际认证的总统,台电别再有这幺蠢的行为。
一个会发布假新闻的台电,那些台电为了核四运转而提供核能安全的官方数据到底有没有过度美化?喔,想像空间就大了。

公法学者连署 批马英九跨越民主红线

(转自林世煜的脸书,以下引述内文)
国民党九月政争引发全民关注,今天有一群公法学者在脸书连署发表一篇名为《马总统已经跨越宪政民主的红线:一群公法学者对于总统介入国会自律事件的共同意见》的文章,批评马英九总统利用国民党主席之权势,强力运作国民党对王金平做出撤销党籍之严厉党纪处分,此举已经公然地逾越了权力分立体制应有的分际,危害了自由民主的宪政秩序,并列出三大理由严正批评,全文如下。

写给壹电视的沉沦

(媒体易主如何影响内容品质?本文提供一些观察建议。转自郑国威的脸书,以下引述内文)
关心公共事务的观众跟关心八卦的观众比起来,的确是少很多,但是这一块市场几乎没人做。从萧彤雯主播在「敢做梦的壹电视」里的谈话可以知道,她也认为那些重要的社会议题与国际新闻不是没人要看,而是做的够不够好。曾经,壹电视做到了,把那些很枯燥但重要的报导做得很有吸引力、让人很想看,许多网友谈到台湾新闻,会说「壹电视、公视、跟其他五十几台的」,但当时壹电视苦无频道露出;现在壹电视有频道了,新闻品质却大幅下降,台湾新闻变成是「公视跟其他」而已。

《核电员工最后遗言》──书上没有的译者独白

(出版者与译者的动人交会。转自韩嵩龄 的脸书,以下引述他的注解)
照明弹与萤火虫
村上春树说,日本人对于短暂而美丽的事物,都有种无法自拔的癡恋,春天赏樱、夏季赏萤、秋凉赏枫,人们在看到鲜豔的色彩在眼前凋零,会不由自主地鬆了一口气,找到一种对世事无常的安心感。
但对一条年轻生命的消失,我却无法处之泰然。

自煮公民 空间占领做为一种日常生活实践


通常媒体政治性强、个别记者怕被骂,才比较会以「本报讯」的形式发文,想不到自由这篇报导也这幺玩,其中意涵是什幺,实在耐人寻味!到底是偷懒没到现场、到处剪贴抓图,还是上面下的命令?撰文的记者是谁?没有名字吗?

王贵仙採用自然农法种稻

0916 看什幺?

(佩服,还是佩服。转自蔡水文的脸书,以下引述内文)
什幺!都已经什幺时候了,竟然还有一期稻作还没收割!种稻不都是跟着节气时序走吗?不都是跟着别人一起打田、插秧、割稻吗?不都是赶时赶阵吗?怎幺会有人六月天才插秧?这样的稻子种的活吗?长的出稻穀吗?
王贵仙採用自然农法种稻,不用农药不用化肥不用除草剂,他说每年六月,浊水溪水排放到他们这边,由于浊水溪溪水和土膏富含营养,因此拖到六月,别人都準备割稻了,他才插秧。

首艘人造太空船离开太阳系

(比科幻片更科幻的新闻,充满剧情想像。转自 Marco Chu的脸书,以下引述他的注解)
航海家一号已经成为人类有史以来最孤独的造物。然而是不是已经离开太阳系,还有讨论的空间。部份学者认为太阳系的边缘应该是欧特云,那儿是产生慧星核的地方,离太阳的距离大约一光年,也是太阳重力影响所及的边界。航海家一号要到达欧特云带,依目前时速约六万一千公里下去推估,还至少需要一万余年。那时还有没有人类,是个问题。如果人类的科技没有突破,那幺航海家一号真正脱离太阳系的时候,我们的文明或许早已不存。

大安森林公园 名副其实蚊子园

(确实是很糟的标题与导言,就算不是完全背反新闻重点,至少很有误导之效。转自秦正华的脸书,以下引述内文)
这则报导的新闻点在于: 五大企业主成立「大安森林之友文教基金会」,借镜美国纽约中央公园经验长期认养公园,创国内民间与政府「共治」公园首例。
原本是美事一桩,却被两名笨蛋记者写出超烂的导言,编辑未细看内文只依据导言下标,变成了一则与原意完全相反的负面报导。
哀哉!现在的报纸实在没品质可言。

台湾金门的新地景 採蚵人 by Marco Casagrande

0916 看什幺?

(恩,有趣。转自詹正德的脸书,以下引述内文)
来自芬兰的 Marco Casagrande ,芬兰建筑师、地景环境艺术家、建筑理论家、作家及建筑学教授。2001年毕业于原赫尔辛基理工大学(今阿尔託大学)建筑系,在台湾曾多次与建筑师谢英俊合作,其独特的建筑观点与操作方式常获得国际大奖关注。
“oystermen” ( 採蚵人 ),四个站立在台湾金门潮滩的环境艺术品,高达6米( 约两层楼高 ),由喷砂不锈钢製成的身体,头顶上带的帽子顶端择安装了太阳能板,夜晚来临时将照亮夜间的海景。Marco 期待过了一段时间后,这四位採蚵人站立于海中的脚部将被完全牡蛎所覆盖。

红树林浩劫 变恐怖红海

(红树林浩劫,今天最糟糕的新闻。转自方俭的脸书,以下引述内文)
淡水河遭废水污染形成的八里阴阳海,污染源头竟在红树林保留区内!《苹果》日前多次到八里左岸进行调查,发现源头在挖子尾自然保留区内湿地,退潮时红色废水被带出,广达30公顷的挖子尾水域有4/5遭严重污染,《苹果》进行水底摄影时更直击整片染红、红树林枯萎,犹如恐怖红海,市府研判是不肖工厂直接把暗管埋入红树林,居民怒斥:「根本是环境生态的浩劫!」

诚品下一步

(关于诚品风格与营运路线的争议,来自彭博商业周刊。转自Catrain Shih的脸书,以下引述内文)
「转型商场不是为了赚钱而已,这样太可怜了,」吴旻洁继续告诉《彭博商业周刊/中文版》,诚品没有其他书店进不了的书,如果书店、商场没有特色,就会被各个击破;诚品因此并非经营一般商场,招商的内容都跟文化创意有关,结合书店议题、展演活动,场所精神整体性一致,一步步调整而有今天成绩。「没有商业,诚品是活不下去的;但没有文化和创意,诚品是不想活的,」吴清友也不只一次对外表示。